当前位置:贵州华阳丰彩建材科技有限公司养生卵巢癌患者自述:为何我们总是沉默
卵巢癌患者自述:为何我们总是沉默
2022-07-09

得知”卵巢癌”的诊断结果时,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判了死刑。躺在印第安纳州——我居住于此,并在一所大学任教——医院走廊的轮床上,我下定决心:坦然接受无可回避、即将来临的死亡。我记得有一刻,自己异乎寻常的镇静。

卵巢癌!为什么是我?

我的平”静安”详与人们惯有的反问——为什么会是我?——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但我从不信奉所谓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”。且不谈我如何认真对待生活,我从不认为自己会成为众人之中的特例。我认识很多罹患”癌症”的人,其中有老人,也有年轻人。他们遭遇的困境让我确信,任何人、随时、随地:都可能被癌症袭击。鉴于我的熟人圈子里癌症发生率如此之高,“为何不是我?”似乎是更有预见性的反问。患者、病人以及幸存者,他们都知道癌症就这么来了——无论是源于遗传,不良的生活方式、饮食,衰老,抑或是恶劣的生存环境。

回想起那一刻的镇定,几乎难以置信。虽然那一刻及其短暂,我还是希望以之为依靠,从中汲取力量去迎接未来的一切苦难。我已经63岁了,早就接受了自己满脸的皱纹,灰白的头发。同时,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悲剧,例如,因为卵巢癌而被剥夺生育能力的年轻女孩才是真正的不幸!倘若我的女儿们不幸于30多岁患上卵巢癌,这才是毁灭性的打击——也将是最难以接受的灾难。我的两个女儿已经健康的长大成人,我大部分的学术研究也已完工:我真的没有理由再去埋怨生活的不公。

形形色色的地方,总能听到一些勇敢的女性用悲楚的声音谈论卵巢癌:她们视之为慢性、然而可以治愈的疾病,并顽强的延续生活。然而,统计结果并不容乐观。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,卵巢癌的长期存活率几乎没有任何提高,因为超过70%的女性确诊患病时,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卵巢之外。即使接受了错综复杂的治疗,大部分病人最终还是难逃数年之后的病症复发。理查德?鲍尔斯(Richard Powers)的小说里,一名坦率的医生直言:“卵巢癌患者最终还是死于此病”。